天气晴朗的早晨,我独自坐在往南的高铁上。 我特地请了几天假,下定了好大的决心,安排了这次的行程。 即便如此,当我坐上了这班高铁的时候,还是心脏不断的跳动,拿不定主意 是要掉头回程,还是踏向不可逆的未知。 到了台中乌日站之後,我转乘了几趟车,来到了约定的地方。 看看时间竟然来早了,於是我点了咖啡静静的等待,安抚一下忐忑激动的情 绪。 想想自己年纪已经三十开外了,竟还像个孩子一样躁动,想来也是可笑。 但其实也不能怪我,毕竟这种事情是谁也没办法平静的。 等待了一阵子,竟然开始想我的女友佳祺了。 拿出手机,点开相簿,一张一张的端详起我深爱的女友,不,应该算是未婚 妻的照片。 甜美的笑容,大剌剌的个性,偏丰腴肥美的身材,G罩杯的姣好丰满上围, 匀称的身材,衬上水汪汪大眼睛,整体外表就完全像极了日本写真女星浅川梨奈 (やイろマスス)。 个性有点天真,有点傻气,但也有体贴纤细的一面。 交往了两年的我们,也约定好了等她从学校研究所毕业之後,我们就马上准 备步入礼堂的事情,算一算她大约也剩下半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学业了。 这次的旅程,和她有绝对的关系,但是目前为止她却不知情。 对此我有无限的内疚,但是深埋在我体内,甚至式DNA内的慾望却驱使着 我,让我无法不踏上这次的会面。 我矛盾的内心交战了很久,理智告诉我,欲望和幻想只能是内心的幻想而已 ,但另外一个更大声音却控制我,驱使我把幻想和实现的藩篱彻底地打破。 理智在慾望面前可说是毫无招架之力的被打的溃不成军。 当我在咖啡厅最角落的沙发区等待看手机时,门口自动门框啷一声打开来。 一个魁梧身材,像极了日本粗旷肥壮的摔角选手一般的黝黑凸肚中年男子, 闯了进来,穿着一身野战风格的衣服,还夸张的背了一个军用背包。 我第一印象对他极没有好感,但是我很快的就认出了他就是我今天要见面的 对象。 登时让我开始紧张了起来。 男子剽悍的打量了咖啡店的四周,很快的把眼光停留在我的角落,看到了我 之後,他露出极度轻蔑不屑和鄙视的笑容,笔直地朝我走过来。 哗啦一声大剌剌的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碰的一声把背包摔在脚边,我们彼 此打量了对方。 男子用音量不低的声音沙哑的开口说:「就是你吧?我们一直在网路上联络 的?你就是那个想自愿当绿帽的阿杰?」 我突然听到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打招呼,有点困窘的不知如何回复,只好讷讷 的说:「恩,你就是那个………那个………」 我有点不知道怎麽开口说。 「阿超,要来帮你这个绿奴乌龟实现愿望的。 废话就少说吧,看年纪,以後你叫我超叔就好。 我很有经验,对付像你这种的人,你只要好好配合我说去作对了。」 我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 更多的原因是不知道该怎麽说话怎麽回答,我满手心都是汗水。 努力的克制颤抖的双腿,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 自称超叔的中年人脸上挂着轻蔑和嘲讽笑容看着我,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的 ,伸手打开包包,拿出一个铁盒子,放在我面前,对我说:「该说的,我们碰面 之前,就沟通的很清了。 现在呢,该是你拿出实际行动和决心的时候了。 证明给我看你的决心。 然後我们才继续进行吧。」 我接过那个铁盒子,疑惑的问:「怎麽样展现决心?那是什麽意思呢?」 超叔在我们这区吸菸区的座位点了一根菸,眼神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慢慢的对我说:「我在网路俱乐部里面,接触过像你这样的天生绿帽奴倾向 的人很多,其实很多人喜欢看自己女朋友和老婆被男人征服调教,也是为了满足 自己的慾望。 只是你也知道,男人总是如此,如果慾望到了顶点,满足了,射精射完了之 後,一下子就会回到圣人模式,恢复理智之後,就什麽也不愿意了。 这样子不持久的话,会很不容易配合,调教也会没有办法持续进行。」 讲到这里,超叔顿了一顿,嘲弄的看着我。 「……所以?」 超叔接着说:「所以我在这个调教过程中,为了能保持绿帽奴的性慾和兴致 ,也能让绿帽奴持续不间断长时间配合我淫弄他们的女伴,我必须要让绿帽奴禁 慾,让绿帽奴保持性慾,但是没有办法达到快感射精,让他们永远不能满足,这 样才好。 所以,我在接触你们这类人的时後,我都会要求你们要戴上这个玩意,就是 我准备的金属贞操带。」 什麽!? 我吃了一惊,他竟然要我带上这个玩意?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超叔似乎很有经验,早就有意料我的反应会是如此大吃一惊,於是得意的继 续说:「你这小乌龟以为这样就完了?还没!我的手段不止如此。 这组金属贞操带和外面的不一样。 外面的那些只能叫做小孩子的玩具。 我的可是从国外地下黑市从人口贩子那边流传出来的高级货,用来控制奴隶 的。 它和情趣玩具最大的不同,就是设计用来真正的阉割奴隶的性能力,完全阉 割,连自慰都没机会,而且金属套是会限制勃起程度的。 原因就是他是全包覆式的,包括你的蛋蛋,你的阴茎全部整组都会被套在里 面,碰都碰不到,而且在你的蛋囊後面还有暗勾扣住你的蛋囊,你要是敢强行挣 脱的话,就会整组蛋蛋都会被扯下来!加上锁固在你没用的老二末端有个不锈钢 扣环,你锁上去之後扣上,就再也没机会拿下来。 另外,这个黑市人口贩子集团用的贞操带,当然是没有锁孔的,是没有办法 打开的,穿上去就等於阉割掉了的废人,永远就没办法用了。 你现在呢,就给我拿去厕所穿上去,从现在开始就穿好。 穿好了出来,我们再来谈。 我的规矩就是,你没有下定决心乾乾脆脆的当个真正的绿奴,我就不帮你, 没得谈。 怎麽样?给你点时间去想清楚,这就是我要你展现的决心。」 我听了超叔的描述,越听越吃惊,心脏越跳越快。 想不到他要的绿奴除了要奉献女伴之外,还企图要掌控绿奴的性慾,甚至要 用贞操带刑具来假性阉割绿奴。 这点真的是超出我预想之外了。 我开始想要打退堂鼓了。 但是内心却又被超叔的这个玩具和说法逗弄的心痒难骚。 我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绿奴吗?何况我就快要和女友论及婚嫁了,难道要 在结婚准辈的这期间自我阉割吗?超叔看到我沈吟不觉,并没有立刻起身离开, 似乎察觉到了我竟然认真思索这个超级不合理的要求的可能性。 於是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开口问我说:「怎麽了,你有什麽问题尽管问?」 我慢吞吞的说:「那之後假如计画成功,你顺利的占有我未婚妻,开始调教 她,我也是只能在一旁看而已,永远也不能享受了?更何况万一失败的话…那我 岂不是…」 超叔双眼坚定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你最大的享受就是看着别的男人, 一个一个的轮流占有你心爱的女人,你在一旁什麽也不能作,懂吗?所以你更须 要下定坚定的决心,你一旦当了绿奴之後,就没有退路了,除了成功的把女朋友 献出来当公厕性奴之外,没有别的退路了,若失败就一无所有,这才能展现你必 成的决心。 所以我才会要给你这个东西。 懂了吧?」 听起来言之成理,让我更加怦然心动,只是这个赌注未免也太大了。 我沈吟未决,这时後超叔推了我一把,把铁盒子推到我手中,说:「这样吧 ,你先拿这东西到厕所去,仔细的把玩一下,若觉得还满意,你就穿上它回来找 我,我们继续谈计画。 若你觉得不好,就直接离开吧,东西就丢了吧,我不介意,一切在你。」 说完之後,超叔就後躺在椅子上,看着我的决定。 我想了想,好奇心作祟,也想看看这玩意到底是怎麽样子,就拿起铁盒子走 到厕所去了。 我进到厕所後,选择最里面一间。 进去坐在马桶上之後,颤抖着手把铁盒子打开。 里面装着一个沈甸甸古铜色的钢铁套子,呈现弧度弯曲的钢套子,套子的顶 部有个排尿用的小开孔。 底部是两个圆弧状的蛋囊套,套子後端是一个钢环,用来锁住阴茎根部的, 诚如超叔说的,这装置并没有附上锁孔,而且穿上去整个阴茎和阴囊都被紧紧包 覆的蜜不透风,而且没办法打开,阴囊套内侧还有很多的倒钩,若强行拉扯还有 把阴囊勾破的风险。 整组贞操带装置後端还有连着两条金属的小锁链,可以绕过跨下从後侧臀部 绕回来腰部一圈,扣回阴茎套顶端,正式配带之後,整个外观会有点像金属的丁 字裤的感觉,估计是若日後有泡汤或洗澡的需求,不至於过度引人注目。 我里里外外的打量了一下,幻想自己穿上这组贞操带之後的样子,想着想着 竟然没意料到的勃起了!我竟然感到万分的兴奋,这种生理反应诚实的令我害怕 而且惊讶。 我突然有股自慰的冲动,性慾高涨的我,拿出了手机,开始翻看女友佳祺的 照片,一边抚摸着肿胀起来的阴茎,想着这心爱的女人,有朝一日在众多猥琐男 人身下婉转呻吟的样子,被调教成淫荡性奴的样子,然後我只能在一旁当个没用 的太监,然後……。 我根本不敢想下去,害怕自己会立刻射精。 我激动紧握着拳头,看着佳祺的照片,看着放在面前的贞操带,似乎早就注 定了的命运正在呼唤我…。 终於,我回到咖啡厅,在超叔面前坐了下来,不发一语。 超叔得意了咧了嘴,问我说:「还习惯吗?」 我摇了摇头说:「很不习惯。」 「那也没办法了,早点习惯吧。 反正你现在都没退路了,早点让你得偿所愿比较重要,我们来讨论计画吧。 我看过你的未婚妻照片,真的很漂亮,很有气质,身材也很丰满,很好很好 ,我想我会尽可能让很多人去肏她,让你满足,你就放心吧。」 事情既然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反而没有了半点犹豫,直接问说:「 你打算要我怎麽作呢?」 「首先,我要你去她的房子里面,每个角落,客厅、卧房、浴室厕所、厨房 ,全部的空间都装好针孔摄影机,然後你把录到的影像透过网路分享到我这边来 ,我要先二十四小时全程仔仔细细的监看她。 当然,这件事不能让她知道,我要尽可能的收集她的事情,必要时录到的影 像可以帮助我让她乖乖听话。 记住,从现在起,她只是你名意上的女朋友而已,但她其实是我的女人了, 你必须要注意不要作出过分的举动,知道了吧。」 想不到超叔送我的第一个礼物和任务,就是要我把女友的生活空间和她的隐 私都献出来给一个她完全不知到的对象观赏监控。 身为资讯工程的从业人员,架设伺服器在家里监视,并且分享画面出去根本 不是难事,我利用了女友在学校研究所当研究助理的空档,轻易的进入了她家, 并且依照超叔的指示,在整个房间里安装了超过二十多组广角的针孔摄影机,并 且在我的住所架设了及时监控系统,并且把画面当日开始就分享出去给超叔了。 现在我心爱的女友佳祺,可以说是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之下,被一个大叔毫无 保留的监看光了,不论是裸体、洗澡、在床上还是如厕的画面,全都没有任何的 隐私了。 一想到这情况,我的阴茎又开始充血勃起了,比较不同的是,在勃起到一定 程度的时後,贞操带旧限制住了它的勃起程度,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阴茎,隔着 厚厚的金属,根本无法搔到痒处,我终於体会到了慾望无处发泄的感觉了,只想 去追求更大的感官刺激来满足,看来我终於明白超叔的目的了!………………… ………………………………就在女友开始不知情的给超叔全天候监视的期间,我 和女友准备婚事的脚步也没有停下来。 虽然女友还没正式硕士班毕业,但是在学校的研究所里面已经开始担任教授 研究助理的工作。 有时後会忙的昏天黑地的,所以我们碰面的时间也非常不固定。 於是即将毕业的她,对於我们婚试的准备上来讲,只能抓住零星的时後安排 处理一些事情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麽,这离毕业近半年以来,总是觉得女友有时後会有些心不 在焉的感觉,而且再约会期间开始有了许许多多的电话打来,女友也会躲着我接 听。 问她都说是学校的事情,而且再追问下去也会引起她的不快。 再来我和超叔在网路上联络了许久,到上周才和超叔碰面,内心里面也有些 心虚,所以也不再过问。 今天在下班之後,我开车带佳祺一起去了婚纱店。 那是早就在我和超叔会面前,挑选好了的婚纱店,今天只是来试穿一下修改 过後的几套婚纱。 我坐在充满幸福氛围的婚纱店中,搓着手等着换装和化妆完成的女友着装完 成。 刷拉一声,女友拉开换装的门帘,我登时看呆了。 眼前的穿上婚纱之後的女人,上了全套的婚纱?和礼服之後,简直像一颗陨 石一样撞击了我的心房。 以前听说看自己心爱的女人穿婚纱,会令人非常感动,自己临到头来才发现 ,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我才发现自己内心有多麽的爱她,沈迷她,迷恋她。 佳祺回头看看呆立的我,本来想习惯性的开口问:「好不好看?」 的她,看了我的反应之後,登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只是用手搥了我一下 说:「干嘛?没看过我吗?」 随即羞红了脸转过去。 这时候我才回过神来,仔细端详佳祺挑选的这套白纱的款式。 合身的剪材和半透明的裸纱款式把她的肌肤和身材隐隐约约的透露了出来, 若隐若现的更增性感诱人。 加上深V低胸的剪材设计,把她浑圆饱满的胸脯托了一半出来见客,加上高 高盘起的高贵的发型,裸露着的领子和双肩後背线条,在在诱惑着男人的原始欲 望。 当我正看得入迷的时後,我的逐渐勃起的阴茎突然顶住了贞操带。 我这时後才惊觉到懊悔和羞辱,我开始懊恼竟然这麽冲动的就在结婚前,被 怂恿带上了这个鬼玩意,一想到竟没机会享用眼前这个美丽的新娘,就觉得有一 丝丝的酸楚和遗憾。 又想到自己正和一个猥琐的陌生人大叔再策画着让这个美丽的天使沈沦,沦 落成为人尽可夫的公厕的卑鄙作为,不由得令我百感交集。 就在这时後,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的心跳了一下,因为这个手机号码只有一个人知道。 我看了看女友,正专心的和婚纱店的人员讨论事情,并且安排试其他的服装 ,我掩盖着手机话筒,低声和女友谎称是公司客户打来,要回去办公室处理事情 ,要女友等等试完装之後直接回去。 於是我带着手机悄悄的去到外面接听。 电话通了以後,那头传来超叔的声音:「我女人和你在一起吧?」 我知道他指的是佳祺,於是说:「正在试婚纱呢,什麽事情?」 「快过来找我,我录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我看这次你的愿望要大大的满足了!我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把握可以成功逼 她就范了。 而且很快你就会有戴不完的绿帽了。」 超叔斩钉截铁难掩急促和兴奋的声音说。 「……你拍到什麽!?」 突如其来,幻想终日的慾望,突然在此刻被宣判即将再眼前实现,我难掩激 动和刺激的颤抖声音。 「来了再说!快点。 原来我的女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个样子呢。 嘿嘿!」 超叔得意的说。 当我赶到超叔约定的地点,是个在餐厅角落的包厢。 超叔吩咐了不论如何不要有服务生来打扰。 於是他打开了笔记电脑,让我看里面录到的档案。 我知道超叔他在这段时间,钜细靡遗的绿下了佳祺所有的画面,所以我自然 可以预料到他已经掌握了她的一切。 当然包括了她的裸体、洗澡的样子甚至如厕的画面等等。 但是能够让超叔说的如此有把握,可以让佳祺乖乖的愿意配合就范的画面是 什麽呢?另我也好奇起来。 超叔按照日期分类的影片资料夹中,点选了一个最近的日期。 挑选了一段,然後放映出来一起看。 画面中,先从门口开始,电梯打开来,看到一对男女走来进来。 女孩子是佳祺,这时後佳祺只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贴身背心,露出黑色的肩 带,隐隐约约还从单薄的背心透出黑色的累丝胸罩,丰满的上围完全藏不住。 下摆露出肚脐,腿上穿着极短的迷你牛仔裙,一双雪白大腿踏着帆布鞋,脚 上还套着脚链,可以看出有精心打扮过。 男生我依稀认得,只高佳祺半个头,一个带眼睛微胖的男生,穿着T恤牛仔 裤,是她研究单位带领她的一个博士学长,姓蔡的,她们学弟妹都管他绰号叫作 菜头。 只见到蔡头陪着女友回到家门口,看起来是因为研究工作太晚了,蔡头学长 送学妹回家的样子。 到了家门口,女友佳祺掏出包包的钥匙准备开门,在开门前,佳祺回头看了 蔡头学长一眼,眼神停留了一两秒,这感觉似乎觉得有些不寻常。 接着,佳祺慢慢的把门旋开,手握在门把上,将门推开一小道缝,然後又回 头看了菜头学长几秒,缓缓的说:「那我进去了…」,但是却又不把门推开,就 这样看着学长,这举动对一对男女来说,再也暧昧不过了。 这时後感觉菜头似乎有些受不了了,突然一把抓住佳祺的裸露的臂膀,用力 的推她进房门,然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这时後镜头转到房内,蔡头学长进门後就把佳祺双手高举过头,用一支粗壮 的手把她两支手强压在墙壁上,另一支手正粗暴隔着背心的在那一对酥胸上搓揉 着,蔡头学长这时候口也没闲着,正用力的吻着佳祺,舌头狂爆的在佳祺口中钻 进钻出,佳祺这时候竟感觉像无法抵抗一般,闭着眼睛任由学长摆布,予取予求 ,任他随意的在自己丰满性感清春的身体上发泄慾望。 我看到了这画面,除了震惊、羞耻、疑惑、酸楚、不解各种情绪参杂之外, 竟然不知不觉中却发现自己的阴茎竟然又勃起了,而且带着一股莫行奇妙的兴奋 。 这两人是什麽时候开始这种关系的?我为什麽不知道呢?虽然内心充满着众 多的疑惑还有被欺骗被判的感觉,可是不知道此刻的我竟然还是深深的被画面的 情况吸引注,而下体也开始充血起来。 两人纠缠了许久,蔡头学长已经快手快脚三下五下的把佳祺上半身剥的乾乾 净净,雪白的胸普已经跳了出来,在夜空中随着男人的手晃晃荡荡,捏着变化成 各种形状。 蔡头仍旧把佳琪的手高举按在墙壁上,只是嘴里开始吸损着佳祺的乳房。 佳祺这时後嘴巴有了空档,开始发出各式的娇喘声,两个人控制不住的情慾 就要一触即发。 这时候佳祺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一样,轻轻的对蔡头学长说:「等…等一下, 学长,停,不行…我们不能这样…这样不对的。 我就要结婚了,我有男朋友的。」 毫无说服力的表态无法阻止蔡头点燃的慾火。 菜头看着赤裸的学妹说:「为什麽?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很想要你…一直很 想,能不能给我?一次就好!」 佳祺小声的说:「我们真的不能这样的,我们已经对不起我男友了,何况我 毕业後就要和他结婚了,我真的不能和你…和你…让你真的进来,好不好,我们 就这样好不好?」 菜头失望的看着佳祺,难过和失望全写在脸上。 看两人反应,似乎最终这对地下感情并没有机会走到最後一步。 佳祺看着眼前失望的男人,突然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蔡头的脸说:「我知道你 对我很好,一直很照顾我。 我…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不然这样吧,我们以後不要再这样的关系了,就保持朋友就好。 我…我虽然不能给你…我的身子,不能让你进来,但是我今天晚上,给你另 外一个,你一直想要的…」 说着,佳祺赤裸着上身缓缓的跪了下来,双手慢慢的把菜头的裤子拉了下来 ,菜头那黑黝黝的阴茎随的脱落的裤子跳了出来,在佳祺面前一跳一跳的耀武扬 威。 我看着画面上我女友,未婚妻,正赤裸着上身,任由她学长把玩着一对豪乳 ,正舔了舔嘴唇,张开那诱人的口,缓缓的把菜头的阴茎吞入,然後前後的晃动 ,蔡头也忍不住了,愉快的轻叹了一口气,挺着腰,双手抓住俏佳人的头,开始 抽送着学妹的嘴,佳祺看到学长挺拔的阴茎在自己嘴里面进出,越来越粗壮越来 越大,不由得擡起眼神往上看着蔡头的脸,这时後监视器的画面正补捉到佳祺这 时後口交,并仰着看着肉棒主人的完美角度,我内心一阵悸动,美极了。 这时後,超叔把画面按停,对我说:「不需要再看下去了。 後面的事情你也猜到了,就是这个男人把你未婚妻口内射精了,然後把精液 吞了乾乾净净。 之後两个人就去浴室一起洗澡,摸摸、亲吻、爱抚等等小朋友的玩意。 怎麽样?觉得如何?」 我胀红了脸,简直不知道该怎麽反应。 超叔看我脸色阴晴不定,拍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的,这样很好。 你女友被别的男人口内射精,现在也和你没什麽关系啦,你现在连自慰都没 办法,还能作什麽。 她还这麽年轻,还须要很多男人的精液,你给不了的。」 超叔顿了顿又补充说:「何况,落到我手里可就没这麽简单,我要让她变成 比公共厕所还下贱的性玩具呢,到时後你可就看的更爽了。」 我强忍激动的问:「超叔打算怎麽作呢?」 「嘿嘿,这小妮子竟然敢在婚前和男人偷腥,我就利用这个把柄,好好的和 她沟通沟通,让她顺理成章的成为我的东西。 当然,小子,接下来的事情也须要你这个准新郎好好配合,既然想爽,也要 努力配合促成啊,龟奴不是这麽简单就可以当的。」 既然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走到这个地步,我也只能听从超叔的安排了。 看着画面定格,佳祺含着阴茎擡头看着菜头的表情,我突然有股感觉,这个 我深爱的女人,也即将和我一样,踏上了没办法回头的沈沦堕落之路,就快成为 超叔和众多男人的玩物了。 我静静的仔细聆听超叔的计画,然後准备着执行的时机到来。